<legend id="9m0rv"></legend>
<legend id="9m0rv"></legend>
<big id="9m0rv"><dl id="9m0rv"></dl></big>
  • <ol id="9m0rv"></ol>
    <big id="9m0rv"></big>
  • <big id="9m0rv"><dl id="9m0rv"></dl></big><legend id="9m0rv"><dl id="9m0rv"></dl></legend>

    1. <ol id="9m0rv"></ol>

      1. 南方雜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頁
        往期
        南方
        雜志簡介
        單位公告
        官方媒體

        中國共產黨黨費制度的形成與完善

        2022-06-13 來源:南方雜志社 作者:

        ①1922年7月16日, 中國共產黨第二次 全國代表大會在上 海英租界召開

        ②中共二大通過了 《中國共產黨章 程》,共分6章29 條,對黨員條件、 黨的組織、黨的紀 律作出了具體規定

        黨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制度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加強黨員教育管理的一項重要內容,也是加強黨性觀念的具體體現。我們黨歷來重視黨費工作,在不同歷史時期,黨費制度發揮著凝聚黨的力量、規范黨的組織、堅定黨的信仰的重要作用

        ◎陳永紅(廣東省委黨史研究室) 

        ◎劉艷華(廣州市荔灣區委組織部) 

        ◎本文責編∕張蓓蕾

        黨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制度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由中國共產黨的權威機關頒布的關于黨費收繳、使用和管理的一系列規章制度的總稱,是堅持黨要管黨、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制度,是加強黨員教育管理的一項重要內容,也是加強黨性觀念的具體體現。中國共產黨歷經100年的探索與發展,已經形成了成熟、完備的黨費制度。

        黨費制度始于黨的二大

        中國共產黨的黨費制度源自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傳統,特別是俄共(布)黨建經驗,同時也是中國共產黨成立后政治實踐發展的客觀要求。中國共產黨正是堅持運用馬克思主義政黨建設的歷史經驗,立足中國實踐發展的現實要求,逐漸建立、發展和完善黨費制度體系。

        1922年黨的二大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章程》,是中國共產黨誕生后的第一個黨章。二大黨章列有“經費”專章,這是我們黨關于黨費制度的最早規定。之后黨的三大、四大、五大黨章基本上延續了二大黨章關于黨費的有關規定。從黨的五大開始,交納黨費成為黨員的一項基本義務。

        1938年,中共中央發出《關于征收黨費的通知》,明確規定了不同情況交納黨費的具體要求,并首次規定了建立黨費報告制度。1941年,《中央關于黨費的決定》首次對黨費的性質、用途、交納方法和檢查等作出了具體規定。1949年6月,中央組織部出臺《關于交納黨費辦法的暫行規定》,初步統一了黨費收繳標準,明確了黨費的使用范圍,重申了黨費報告制度,改變了使用權主要集中在中央的做法,并對農村黨員作出更符合實際的具體規定??傊?,民主革命時期,我們黨處在復雜多變的革命戰爭環境中,黨費制度的沿革主要集中在交納標準上,雖然還處在初創和探索時期,但這一制度不斷增加了廣大黨員為黨盡義務的意識和職責。這一時期黨費制度有以下幾個特征:一是黨費制度從無到有,奠定了黨費制度建設的基礎。二是黨費收繳標準隨革命形勢進行調整。三是第一次明確了黨費使用范圍,主要用于黨組織工作開支、黨員教育、救濟被捕在獄同志或紀念犧牲的同志。四是第一次提出黨費報告和檢查制度。

        新中國成立后黨費制度的形成與完善

        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初步制定了全國統一、尊重黨員主體地位的黨費交納標準。1952年,為改變過去那種將黨費收支權限下放到地方而造成的黨費使用不當的現象,中共中央頒布《關于黨員繳納黨費的規定》,將黨費集中由中央統一使用、撥付,重新明確了黨費收繳標準和黨費使用辦法。同年9月,為了對黨費的收繳和使用情況進行有效監督,中共中央辦公廳和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簽訂《代收全國黨費合同》。1955年8月,中央辦公廳又下發《關于改變全國黨費上繳辦法的通知》,規定全國各地黨的組織征收的黨費,改由縣以上各級黨委按月直接上繳至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

        1956年,黨中央強調:“最近發現有的地方的黨組織動員黨員盡量多交黨費,以致影響了某些黨員的日常生活,這種現象應該加以糾正。各地黨組織應該教育黨員按規定交納黨費,不要動員多交?!薄拔母铩逼陂g,黨費制度遭到了嚴重破壞,黨費的收繳、使用和管理工作一度處于混亂之中。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們黨在黨費制度方面采取了一些新措施,使黨費制度走向完善。1980年,中央組織部下發意見,全黨開始著手恢復和建立新的黨費制度。1992年,中央組織部印發《關于共產黨員交納黨費辦法的規定》,對黨費的收繳、管理、使用審批、報告和檢查制度進行了全面細致的規定,成為我們黨建立系統化、科學化黨費制度的重要標志。1998年,中央組織部又對黨費收繳、管理、使用三個方面進一步作出了嚴格規定。2008年2月,為適應形勢發展需要,在1998年規定的基礎上,中央組織部印發《關于中國共產黨黨費收繳、使用和管理的規定》,規定:中國共產黨對于按月領取工資的黨員按照月收入為基數,每月按照相應比例收取黨費。黨費必須用于黨的活動,主要作為黨員教育經費的補充,其具體使用范圍包括:1.培訓黨員;2.訂閱和購買用于開展黨員教育的報刊、資料、音像制品和設備;3.表彰先進基層黨組織、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黨務工作者;4.補助生活困難的黨員;5.補助遭受嚴重自然災害的黨員和修繕因災受損的基層黨員教育設施。

        新時代以來黨費制度的創新發展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費制度處在創新性發展階段,著力以改革創新精神推動制度建設新氣象。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全面從嚴治黨、勇于自我革命,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在全面從嚴治黨的新形勢下,黨費制度建設堅持鮮明的問題導向,聚焦自身存在的一些不匹配、不適應新形勢的薄弱環節,重點采取一些創新性措施:一是扎緊制度籠子,2017年中央組織部辦公廳下發《關于進一步規范黨費工作的通知》,補齊相關黨內法規制度短板,著力解決黨費收繳、使用和管理各環節存在的痛點難點堵點,使黨費的收繳基數更加明確、使用范圍更加細化、管理要求更加嚴格。二是強化制度執行力,利用黨的巡視工作制度、“兩學一做”學習教育,開展黨費專項整治,推動黨員交納黨費落實落細落到位。2016年,中共中央國家機關紀律檢查工作委員會成立5個紀檢專項巡視組進行專項巡視,把各部門黨員是否按照有關規定足額、及時、主動交納黨費等問題列為一項重點檢查內容。2016年,中央組織部印發《關于在“兩學一做”學習教育中開展黨費收繳工作專項檢查的通知》,要求以黨支部“自查自改”、基層黨委督促指導為主要形式,對2008年4月以來黨費收繳工作進行專項檢查。三是提升網絡信息化水平,探索運用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手段,用“數字黨建”賦能制度建設,為黨費制度的創新發展提供新的內容載體、方式方法和功能作用。

        黨費制度背后的精神信仰 

        在中國共產黨的發展歷史中,黨費飽含共產黨人的政治忠誠、精神信仰以及樸素情懷。老一輩共產黨員把交黨費當成畢生的自覺之舉,把報恩之心化作報恩之行,把對黨的忠誠鐫刻在靈魂深處,猶如一團火、一盞燈,照亮前路。

        周恩來在生前囑托鄧穎超,將積蓄作為“特殊黨費”交給黨組織。鄧穎超去世時,再次囑托身邊人,要將她的所有積蓄11146.95元,全部用來交黨費。朱德省吃儉用20多年,積攢下2萬元存款。逝世前,他囑咐夫人康克清,這筆錢不要動用,不要分給孩子,把它交給組織,作他的黨費。他說:“子女們應該接革命的班,繼承艱苦奮斗的光榮傳統,而不是接受金錢和物質享受,給他們錢是害了他們?!薄爸袊娇瞻l動機之父”吳大觀臨終前將10萬元積蓄作為黨費上交,“代表了一個黨員的一點心意,也可以說是自己的信仰”。

        黨費凝聚了老一輩革命者對中國共產黨的深厚感情。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戰爭年代,交納黨費這根弦在每位黨員心中繃得緊緊的,黨員把按期交納黨費作為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尤其令人感動的是,許許多多的共產黨員在犧牲前,把身邊僅有的遺物作為自己向黨組織交納的最后一次黨費。先烈們是在以生命之約和政治信念,來履行交納黨費這個政治義務的。那臨終交納黨費的一幕幕情景,已經成為黨史上一幅幅動人心魄的經典畫面,光耀千秋萬代。

        按期交納黨費是黨員關心黨的事業、從經濟上幫助黨的事業的表現,也是黨員是否具有組織觀念的標志。在新黨章中,“全面從嚴治黨”作為一個重點被寫入,彰顯出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性。因此,正確對待并及時足額交納黨費應當成為檢驗黨員黨性觀念、組織紀律和責任意識的一把標尺,是黨員必須嚴格遵守的紀律。


        網編:陳冰青

        本網站由南方雜志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備案號:粵ICP備10025432號 |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

        粵公網安備 44010402002257號

        中共廣東省委主管主辦·南方雜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雜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