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9m0rv"></legend>
<legend id="9m0rv"></legend>
<big id="9m0rv"><dl id="9m0rv"></dl></big>
  • <ol id="9m0rv"></ol>
    <big id="9m0rv"></big>
  • <big id="9m0rv"><dl id="9m0rv"></dl></big><legend id="9m0rv"><dl id="9m0rv"></dl></legend>

    1. <ol id="9m0rv"></ol>

      1. 南方雜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頁
        往期
        南方
        雜志簡介
        單位公告
        官方媒體

        誠信的蹤跡

        2022-06-13 來源:南方雜志社 作者:吳錫仁

        誠信是一株嬌貴的花草,外部條件合適,它就發芽、生長、開花

        ◎吳錫仁

        ◎本文責編∕蔣玉

        誠信是一株嬌貴的花草,外部條件合適,它就發芽、生長、開花;相反,如果外部條件不合適,便難覓其蹤跡。

        但是,它并不嫌貧愛富。經濟發展滯后的地方,人反倒沒有多少歪心眼兒。在部落社會里,人都不好意思做買賣謀利,認為那是不體面的事情。逼不得已時,他們會把自家富余的生活資料放在大路邊,然后遠遠地躲起來,若路人覺得正是他所需要的,會把自家富余的東西放下,拿走那件東西。貨物主人等那人走遠了,才出來拿那人留下的東西。以物易物,貨幣也免了,市場也免了,什么討價還價,統統都免了。這聽起來有點像美麗的神話,但至今還有跡可循。

        湖南作家凌宇在《沈從文傳》里講述了一個湘西大山里的故事:“1984年,湖南現代文學學會在湘西張家界舉行年會,其時正值10月,恰逢板栗上市時。一位同行邀我去買板栗,見路旁一個鄉下老婆婆出售的板栗油亮可愛,便提出買兩斤嘗新,并說自己不識秤,囑我給她看秤。這時,老婆婆已將板栗稱好,一聽這話,老大不高興地將秤盤上的板栗扒下近三分之一,絮絮叨叨地說:‘不相信人,怕我少秤,稱給你看!’她將秤砣掛在兩斤秤星上,秤桿高高翹起?!弊髡邲]有展開,但我料想場面一定夠尷尬的。一個淳樸的鄉下老婆婆的尊嚴被兩個并無惡意的外來人不經意間傷害了,感覺受到了侮辱,這是怎樣可悲的事情?

        大山外面是另一番景象。據一家官媒4月初報道,有一位老人去世后,家人將其遺體送到一家三甲醫院暫存,以待火化,不到3天時間收費3.8萬元。就在此前幾天,曾有一位老人死在這家醫院里,也在同一太平間存放了3天,收費近2萬元。死者的兒媳婦說:“有一筆5990元的費用,叫感恩致孝。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感恩致孝是什么。我說這個900元是什么錢,醫院說等于是擱死人身下的那種紙銅錢。從半地下的太平間抬出來,沒有100米,要1200元,醫院不過是給你鋪一個金色的地毯。還有一個800元的錢叫鮮花引路。其他3000元叫綜合服務,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綜合服務里邊是什么?!崩先藗兓钪臅r候勤儉一輩子,死后這么厚葬干什么呀?此事一經曝光,輿論一片嘩然,有關部門于是立刻調查去了。

        除了商業欺詐之外,還有赤裸裸的詐騙。對此,我抱定一個宗旨:不貪小便宜,不上鉤。實在被他們搞煩了,我會拿他們開開心。比如有人打電話來,聲稱是某銀行信貸部的,說根據我的業績,我有30萬元的貸款額度,問我是否需要。我會這樣回答:“我倒有幾個閑錢可以出借,你需要嗎?”還經常有人打電話問:“我們能搞到國家承認的正規學歷,請問你是否需要?”我會反問:“我98歲了,要學歷干什么?”

        我自以為刀槍不入,實際上還有軟肋。有一次,我在郊區集市上買紅薯就上了當。那是一對農民夫婦,老頭稱重,老婆收錢。我是從農村里出來的,內心里對農民本來就有一種親近感,再看他們兩人的臉淳樸極了,就放松了警惕。付錢時,我沒有零錢,只得掏出一張百元大鈔。那女子一轉眼把錢退給我,說我的錢缺一個角。我很詫異,就換了一張。她像變魔術似的,又展示缺了一角,我只得再換一張。進城后,我拿了兩張缺角的錢到銀行去換,銀行工作人員用驗鈔機一驗,說都是假的。我這才知道被騙了??晌以趺炊枷氩幻靼?,這么老實的兩個農民,怎么可能是騙子呢?我的觀念里,農民可能保守,可能目光短淺,也可能嫉妒別人家多收了三五斗,但不會有如此純熟的騙術。

        英國學者威爾金森和皮科特研究了30年,對比了世界上最富裕的23個國家,于10年前出版了一本書,叫《不平等的痛苦:收入差距如何導致社會問題》,可以回答我的問題。

        他們認為,不平等是各種社會問題的根源,那些最健康快樂的社會有一個共同點:社會成員之間較為平等。他們還說,社會不平等影響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信任,在平等程度最高的瑞典,有66%的人覺得可以信任別人;而在平等程度低的葡萄牙,只有10%的人認為可以信任別人。美國的社會誠信度呈快速下降趨勢,1960年是60%,到2004年時就不足40%了。

        關于美國的誠信度,美國學者丹·艾瑞利的《怪誕行為學》一書有一個說法。書中說,據2002年的社會誠信度調查,丹麥、芬蘭和新西蘭并列第一,海地、伊拉克、緬甸和索馬里列末位,即第163位,而美國列第20位。美國在2000年還排在第14位,兩年里掉了6位。

        美國的社會誠信度為何迅速下滑?據我所知,是由于金融資本主義畸形發展,產業空心化,貧富差距迅速拉大,帶來一系列社會問題,包括沖擊國會山之類,誠信度下降還只是其中之一。

        我們怎么辦?出路只有一條:深化改革,強化法治,縮小貧富差距,保證社會大體公平,為誠信的生長準備適宜的土壤。

        此事關系到人民群眾的福祉。我們經過40多年的改革開放,人民普遍富裕了,衣食住行都不一樣了。如果因為社會誠信度的下降而損害了健康,令幸福感大減,豈非有違初衷?


        網編:陳冰青

        本網站由南方雜志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nanfangzazhi@163.com

        備案號:粵ICP備10025432號 |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

        粵公網安備 44010402002257號

        中共廣東省委主管主辦·南方雜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雜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