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9m0rv"></legend>
<legend id="9m0rv"></legend>
<big id="9m0rv"><dl id="9m0rv"></dl></big>
  • <ol id="9m0rv"></ol>
    <big id="9m0rv"></big>
  • <big id="9m0rv"><dl id="9m0rv"></dl></big><legend id="9m0rv"><dl id="9m0rv"></dl></legend>

    1. <ol id="9m0rv"></ol>

      1. 南方雜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頁
        往期
        南方
        雜志簡介
        單位公告
        官方媒體

        為了人民碗中糧,廣東“谷種佬”一輩子都沒有懶過

        2022-03-08 來源:南方雜志社 作者:陳海燕 盧志科 盧曉鋒 唐勇軍 李冉 莫麗婷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人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飯碗主要裝中國糧。222日,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發布,5次提到糧食問題。

        民為國基,谷為民命。為了糧食安全,一代代農業科技工作者以實際行動接續奮斗。在廣東,也有一位這樣的科學家——丁穎。

        20世紀50年代,丁穎(右一)在華南農學院實習農場躍進區指導學生插秧

        《南方》雜志全媒體記者/陳海燕  盧志科  盧曉鋒  唐勇軍  李冉  莫麗婷 發自廣州、高州等地

        通訊員/陳芃辰  

        本文責編/劉樹強

        1924年,一艘巨輪從日本東京灣緩緩駛向中國的海岸線。36歲的丁穎倚著欄桿,望著祖國的方向陷入沉思。不久前,他剛從日本最高學府完成學業。

        他是稻之父,也是稻之子。

        18881125日,丁穎出生于廣東高州謝雞鎮石塘村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父親深悟沒文化是窮人備受欺凌的根源,借債也要供孩兒讀書。1909年,21歲的丁穎以全優的成績從高州中學畢業。在優等生扎堆報考文法商科的年代,深諳農民疾苦的丁穎在畢業典禮上公開說道:諸君,當今之血性青年,當為農夫溫飽盡責盡力。我決意報考農科!

        1912年到1924年,向往日本先進農業科技的丁穎獲得公費留學的機會,三渡扶桑。

        36歲時,他獲得東京帝國大學農學學士學位,成為該校首位研修稻作學的中國留學生。留學期間,祖國山河動蕩。丁穎無暇欣賞富士山的雪景和飛舞的櫻花,他在回憶錄中提及:時常想起祖國的哀鴻遍野、人民的啼饑號寒,便把自己深深埋進書堆、釘在實驗室,苦學潛修,盼著早日學成歸國。

        1924年,丁穎回國后進入廣東公立農業專門學校(現中山大學農學院)任教,邊教書邊開展試驗。如今廣州的農林下路商鋪林立,鮮有人知曉這條路為何與農林相關。上世紀20年代,這里屬于廣州東郊,而農林路、犀牛路西側石馬崗有一所廣東農林試驗場。

        丁穎回國后,就在這片土地踏上他的農學家之路。

        1926年,丁穎在學校附近犀牛路尾的水塘里發現了一株野生水稻。他把這株命名為犀牛尾的野稻種子收獲播種觀察,并與栽培稻雜交。經過8年的反復篩選后,育成以校名命名的中山一號,創下了世界上第一個成功把野生稻抵抗惡劣環境的基因轉移到栽培稻的先例。這一品種在兩廣地區推廣繁衍,成就了持續半世紀之久的農人爭種中山白盛況。

        1927年起,丁穎先后創建了6個稻作試驗場。他從微薄的工資中拿出錢來租田雇工,靠賣青苗維持試驗,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工作的日子,時常工作到深夜。在他的推動下,廣東成為當時中國南方水稻育種中心。

        1936年,丁穎用廣東農家品種早銀占與印度野生稻雜交,培育出世界首個千粒穗水稻類型。最大的穗中有1400多個谷粒,沉甸甸、金燦燦的稻穗像散開的高粱穗子。這一發現,成為當時水稻學術研究的重大突破。20世紀30年代育出中山一號”“千粒穗震驚中外后,丁穎寧愿把腿邁進田間推廣良種,也不愿接受國民黨兩次拋來的金枝。大批農民采用了他的良種,增產高達25%,百姓感激地稱他為谷種佬。

        新中國成立后,丁穎的熱情和潛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發揮。

        1952年,中山大學農學院、嶺南大學農學院、廣西大學農學院(部分學系)合并成立華南農學院(現華南農業大學),丁穎擔任首任院長。1955112日,華南農學院歸屬高等教育部直接管理。同年77日,華南農學院黨委會成立。

        195661日,追求進步的丁穎提交了入黨申請書。他這樣寫道:我選定了農業科學和教育工作為一生的努力方向。我從工作實際和理論學習中對共產主義和對黨的偉大革命事業得有較為明確的了解,基本上了解到階級斗爭的真實意義、科學技術與教育的階級性,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政治理論與自然科學的密切不可分離的關系,從而對于青年們的入團入黨經常加以鼓勵。

        入黨申請書的結尾,丁穎下定了決心:我認為不應再有猶豫,因即申請入黨,希望今后能夠在黨的組織領導和直接教育下,來為黨、為人民、為祖國社會主義偉大事業貢獻出最大而最有效的力量。

        1957323日,丁穎正式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當日,華南農業大學校報頭版刊登丁穎入黨的消息。同年,丁穎兼任中國農業科學院首任院長。以冷靜的頭腦,熱烈的心情,堅決的意志,把急切需要解決的中國水稻生產加以改良,使吃虧吃不盡的農民,與科學聯系起來。丁穎常以此勉勵自己,并將高度的熱情投入科研工作中,造福百姓。

        學農,愛農,務農,是丁穎經常教育學生的一句話。桃李花開,丁穎的學生中,不乏黃耀祥院士、盧永根院士、吳灼年教授等一大批農業科技工作者。無論多忙,丁穎依然堅持卷起褲腿,與學生、農民一起下田耕作和勘察。這一堅持,直到晚年。

        1963年,75歲的丁穎仍在巡田,親自帶隊考察西北稻區。每到一地,照舊勤問、細看、多記,只是右手不時按壓著脹痛的肝部,步履蹣跚地在田埂上來回走動。次年,丁穎在工作中病倒。19641014日清晨,丁穎病逝,終年76歲。他彌留之際,說了一句:我這輩子都沒有懶過。

        為黨、為人民、為祖國社會主義偉大事業貢獻出最大而最有效的力量。入黨申請書上立下的那句誓言,黨員丁穎做到了。他被周恩來總理譽為中國人民優秀的農業科學家。

        人民碗里裝著糧,他心中裝著人民。

        為了中國人的飯碗,丁穎一生從事稻作科學研究、農業教育事業長達40余年。他正如自己一手培育的稻種,耐寒、抗旱、堅韌、高產;亦如米粒飽滿的稻穗,腰桿很硬,頭卻埋得很低、很低。


        憶丁穎

        丁松筠(丁穎長子):在我的印象里,周末的時候,父親不是在辦公室就是在水稻地里,經常工作到天黑才回家。

        曹天忠(中山大學歷史系教授):丁穎有個外號叫做谷種佬,這是農民兄弟給他的尊稱。

        王豐(廣東省農業科學院水稻研究所首席科學家):丁穎利用野生稻培育出中山一號,很大程度上緩解了當時的饑荒,為糧食增產發揮了作用。

        倪根金(華南農業大學中國農業歷史遺產研究所所長):丁穎入黨,跟當時的環境有關,黨非常重視和發展知識分子入黨。還有一個原因,跟他的學生盧永根院士有關。

        (丁穎學生、中國科學院院士):丁穎院士在農村長大,關心民生問題。解放后,他敬崇中國共產黨的作為。我對他說:跟著中國共產黨走。

        何秀英(廣東省農業科學院水稻研究所所長):丁老的稻作研究,為我們現代稻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礎。

        李金培(丁穎學生、廣東省政協原副主席):丁老師的理想就是要解決人民的糧食問題,把學到的知識服務于中國的建設事業。

        1978年,丁穎論文《中國栽培稻種的起源及其演變》《中國水稻品種對光溫反應特性的研究》《水稻分蘗、幼穗發育的研究》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

        1989年,廣東省政府批準設立丁穎科技獎。這是廣東首次用科學家名字命名的重大獎項。截至目前,該獎已舉辦了16屆,共評出逾300位獲獎者。

        19901010日,國家郵電部發行農業科學家丁穎紀念郵票。

        2009年,丁穎被授予新中國成立60周年三農模范人物榮譽稱號。

        2022年,丁穎作為奠基人之一的華南農業大學作物學學科入選國家雙一流高校及學科建設名單。

        圖片說明:20世紀50年代,丁穎(右一)在華南農學院實習農場躍進區指導學生插秧


        網編:陳冰青

        本網站由南方雜志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備案號:粵ICP備10025432號 |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

        粵公網安備 44010402002257號

        中共廣東省委主管主辦·南方雜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雜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